Follow us on:

  • Facebook - Black Circle
  • YouTube - Black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Black Circle

Questions? Contact  info@chinalgbt.org

Copyright 2018 ©Out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.

SHARE YOUR STORIES  |  分享你的故事

我叫小悬,来自云南玉溪市。我是Lesbian。

小学五年级发现自己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,发现自己喜欢女孩的时候,我问自己“是不是投胎太着急,跑错了身体,为什么我是女孩却喜欢女孩?”那时候没有手机也没有网络,不知道这样子是不是正常的?身边没有任何可以帮助的人,觉得全世界好像就我是这样的,会不会被别人知道了,把我抓起来去做研究?我是女人身体男人心吗?不敢和任何人提起过。

中学的时候我们班也有两个帅气的短发女孩,见到她们就觉得见到同类,非常亲切。当时还打算自己写小说(心里住着一个男孩),写到一半没写了。初三和班里女生恋爱了,没有觉得哪里不对,就告诉自己跟着心走就好,其他都不重要。那个女孩提过GAY,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她也不是很清楚。中专同桌带我去见一个朋友,她打扮很帅气,过于男人,还抽烟,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“你是T?”“……”脑袋空白,不明白她说什么?“不是,我不是”好尴尬的回答了她,后来听她聊天跟我很像啊。她有女朋友,也喜欢女孩子,打扮也偏男性,“我是T,是T”自己搞不明白,稀里糊涂就回答了。

后来就上网查了相关资料,才知道原来世界上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的。担心的很多顾虑就这样放开了,回头还问了中学的两个同学,她们也和我一样。有次上网看了个视频,好像是“拉拉万万岁”吧!S姐和茉莉妈妈,当时看到微博就关注了,就开始加入亲友会,了解了更多的多元化的存在。这个世界上不只是有异性恋,同性恋,跨性别……性少数真的很多元。然后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,不同的只是喜欢谁,或许刚好是同性别。现在已出柜,有稳定工作,生活很美好。

我叫Lilith。我是一名顺性女、性别酷儿与双性恋。 酷儿身份早在读研前就已经确立。我就是藉由酷儿身份,完成了对自己的性别认同,成为了一枚不听父权制的话的女性。说自己是酷儿,首先是反对异性恋秩序下对女性的角色期待,其次是我反对单偶制的性关系。很难说我是因为是女权主义者才变成酷儿,还是因为本身携带的酷儿的成分让我敢于质疑父权制的性别秩序。

 

我是读研时开始发现自己是双性恋的,因为心理学和社会学专业背景以及性别酷儿的身份,对自己的性取向接受起来毫无难度。之前交往的都是男朋友和男性的性伴侣,有过令我刻骨铭心的爱情和性爱。但是有一天,我发现,原来女性也可以让我动心。当时爱上了一位特别优秀的学姐,然而学姐已经结婚且宇直(哭)~但是我也因此接受了我会爱女性、会和女性谈恋爱的事实。现在也有一个令我特别心动的女孩,和我同龄,她温柔美丽却又不乏干练,从未见过有人说法语能说得流利而优雅。当我看着她的时候,我感觉到自己被她深深地迷住,想要更久地和她在一起,想要和她恋爱。可是我很快要出国,真要谈恋爱了那就是异国恋;而且,我们是师生关系,对她表白也许会让我和她都会好尴尬,而且,我还没问过她可不可以接受女生咧!想起这些我就好想好想抓狂啊(哭)~然而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,不是吗?

 

说起出柜,其实特别尴尬,我的朋友看似没有恐双,但是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是双性恋,对我父母,我只有说我是同性恋的时候,他们才能正视我可能不会走进异性婚姻的事实,然而即便我说我是同性恋,他们依然觉得我应该直婚,简直尴尬max~当然我父母没有因为我说我是同性恋就暴击我啦,只是我觉得,双性恋的出柜真的好难啦!大家都觉得我们既然可以喜欢异性为什么不直婚,简直要哭~

我16岁左右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不一样,我当时住在一个寄宿制的中学里,喜欢上了一个日本女孩儿,我当时并没有把这种喜欢作为爱情来看待,只是朦胧的好感,很难给它一个精确的定义。 然后,在和另一个“志同道合”的基友深入交谈后,她向我推荐了“百合小说”这个新名词。 阅文无数后,我的情感世界好像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。

高中的时候,我在不同的时间段喜欢过不同的女孩子,但是印象最深,也最念念不忘的,只有一个。 我和她之间,有一种非常微妙的关系,平常在那个不大的学校里,我很少和她讲话(原因之一是我在她面前很容易害羞),但我们都好像知道彼此之间互有好感,这个好感于我是有爱情意味的。 我们之间的距离被拉近是有一次地理旅行的时候,我们当时被分到了一个组(天晓得我当时有多么高兴),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,吃完冰激凌以后,我们两默契的互相对视了一眼,促膝长谈了很久很久,结论是:我们曾经有很相似的经历和志向。那天晚上,还发生了一件事情,火警在凌晨的时候响了,我昏昏沉沉的和大队伍下了楼,刚出门口的时候,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一个瘦弱的白色身影向我跑了过来,她神采奕奕的,眼里好像有光一样,她好像问我,你冷吗? 她明明自己只穿了一件短袖。 我当时有冲动,想把自己的外套给她,但是我并没有这样做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害怕别人看出我对她的喜欢。现在想想,这有什么呢

我在面对她的时候,从来只想展现给她最好的一面。那之后,我们在学校见到彼此后,也只是问好点头而已。在临近毕业的时候,我的心蠢蠢欲动的告诉我应该向她表白。在毕业典礼的那一天,我在礼堂外,寻觅着她的身影,鼓起勇气和她讲:我们合张影吧!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父母,合影的时候,他的父亲一直说,你俩站的近一点呀。 我和她,好像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样,恪守着一个标准线,谁都不往前走一步。 我们的合照,在她父亲的相机里面,而我竟没有留一个备份。

毕业晚宴的那个晚上,她打扮的特别漂亮优雅,我的同学都在讨论她像变了一个人,我心里却自私的想把美丽的她藏起来,同时,却又有一种欣喜的感觉。她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她的气质,很淡,很干净清澈,修养很好的一个女孩儿。毕业晚会临近结束的时候,她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外面浓重的夜色和一束孤独的光,那一刻,我真的很想走上前,拍拍她的肩,和她说:你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吗? 我说的喜欢,是想你做我的女朋友的那种喜欢哦。可是我没有,我坐在空无一人的桌子上,就这样赌气地望着她,气从哪里来我也不知道。 那天晚上,我肆意地流泪,肆意的怀念,肆意的后悔也不后悔着。 我知道我们以后如果不是刻意联系,应该不会再见了。

我后来有去联系她,但在最近的一次聊天中,我察觉到,她去了美国以后,变了很多很多,她现实了,也许是妥协,也许是大势所趋,她选择了向computer science发展,理由是:本科毕业高薪,好找工作。我曾以为的志同道合,只不过是太幼稚。 

现在的我也许放下了她,也许没有,我总是怀念那个质朴的她,拒绝接受变了的她,可是长大伴随着接受现实,顺应现实,成为现实。

关于出柜:
我有一个可能和很多人不大一样的父亲,他很包容,接受了我的性取向。记得出柜的那天,我在和他闲谈,不知怎的,就聊到了同性恋的这个话题,我爸爸很敏锐的问我,你铺垫了这么多,是想说你也是是吗?我顺水推舟的承认了, 我承认的原因有一部分是信任,因为我觉得他给我的直觉是他应该不会谴责我的性取向。 我好奇他作为一个在中国一个闭塞的边疆小城(我也来自那里)土生土长的人,为什么对同性恋有这么高的包容度,我开玩笑说是不是你也是啊。他否定了,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,他有一天听podcast,讲一个男孩在发现父亲是同性恋以后的不解和怀恨,并且把家庭的不幸都归结到了父亲的身上,最后因为一件事情,我记不清了,男孩理解也释怀了。他说,他不希望我不快乐,所以即使不理解,他还是尊重也接受本来的我。我成年了,他给了我非常大的自由度,他说,长大了要为自己负责。

以上就是我的故事,在认知自己喜欢同性这件事情上,我好像并没有什么纠结,要感谢网络的发达以及我生活的地方比较开放和包容吧!

WHAT'S YOUR STORY |  你的故事呢?

不知从何说起?我们来给你点灵感:

-你来自哪里?你的成长环境如何?

-你的自我认同是什么?

-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性倾向的?怎么发现的?

-有什么特别震撼或难忘的瞬间吗?

-你出柜了吗?是什么样的经历?

-你周围的环境如何?

-你的恋爱经历?